侯驭华先生《大道无形·溶古铸今》个人书画艺术作品展在京圆满举办

  • 2021-07-21 17:59:59
  • 中国书圣文化网编辑:admin
  • 人浏览0条评论

侯驭华先生《大道无形·溶古铸今》个人书画艺术作品展在京圆满举办



 

七月十六日,临沂市知名书画艺术家侯驭华先生《大道无形·溶古铸今》个人书画艺术作品展在京圆满举办。

侯驭华先生本次展览作为一次规模较大、规格较高、影响较广的艺术成就展,吸引了文艺界领导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侯驭华,原名(玉华)老石,曾用老柯,字吾山,艺名天艺,号道之源、大宗山人。“中国现代综合抽象画派”创始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孔子美术馆客座教授,国宾礼特供艺术家,联合国世界华商联合会书画司司长,世界书画家协会中国分会执行会长,国际书画艺术研究员,中国现代书画艺术研究会会长,中国报导特聘艺术家,领艺中国梦艺术顾问,北京华夏艺术之窗顾问,临沂陶瓷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现代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天艺现代艺术馆馆长。曾荣获世界十七个国家联合颁发的“世界书画艺术名人证书”,获国际艺苑大赛“金奖”及“百名画圣”称号。




侯驭华先生的作品,造型概括传神,真实而自然,笔墨精深,意境高远,线条柔韧而弹性、色彩明快而不灰暗,整个画风以写实手法,反映时代生活为主,笔墨厚重,代入感强,留给观者深刻印象。寒往暑来临池不辍,侯驭华先生五十余载如一日潜心创作,力求格调高雅,清新气爽,俗中见奇,气韵生动,终于形成自己独有的艺术风格。



  凡俗脱尽得佳构,独有心画照眼明

---侯玉华:来自蒙山沂水的“天问”

       高明贤 中国书圣文化网特约评论员



 

“我的一生都是问号”侯玉华如是说,展现在他的艺术中,充满太多的人文追问、艺术质问、信仰天问和灵魂拷问。



这些问号可以看做“伤痕”文学的一部分,这些充满伤痕的问号,甚至发出一些怒吼和呐喊。在这些问号中,他不断的拷问良心,拷问道德,拷问灵魂,拷问艺术,甚至拷问上帝的存在与虚无!通过错综的线条和寓言及预言式的符号,表达着对人生价值观、社会价值观、时代价值观的探求,在生存问题与理想命题之间的徘徊,在东方艺术与西方艺术之间的探索,在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之中的取舍,在当断不断以及当乱不乱之中的犹豫、选择与把握,深刻的表现了物欲横流之下扭曲的灵魂,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到修真修善超凡入圣的个人救赎和普世救赎这个伟大的时代命题,充满有趣的浮士德式的灵与肉的价值认定与信仰认定。



这体现在他的《人世间》、《金钱的时代》、《离乡》、《生命的呐喊》等系列作品中。这些作品是有舍我其谁的气概和技近于道的气象。读罢这些系列作品,我感到一种精神上的洗礼和震撼,为其中所强烈表达的精神气息和艺术符号充满了感慨和感叹!



这是蒙山沂水走出来的艺术奇葩,带着沂蒙山水固有的乡土气息。

这些作品是用来思考的。天之大何处立命?地之大何处安身?人之大何处为家?道路坎坷崎岖不平行路难的追问,人间正道是沧桑的思考,天涯何处无芳草的寻觅。这些天问既有哲学和宗教意义的奇思妙想,又有现实哲学的深度思考。充满内心的焦虑挣扎和生命的呐喊,表现着高远和高致的情怀。比如他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画中有无数个面孔错综复杂。万物都在其条条框框中生活,善恶美丑,嘻笑怒骂,欢乐忧伤,在这里将一个世界展现的淋漓尽致。“片纸能容天下物,一笔可画古今情”。从形形色色的作品中可以找到形形色色的答案,任人去品、去读、去猜。


作为文化艺术的载体,他对艺术语言的表达和运用,有气象有气息有质地有质感有风骨!富有情感色彩和极其具有活力张力的笔墨语言,带着一种浓烈的乡土精神、质朴的乡土情结!以艺术的形式表现现代哲学,表现对人生的热爱,对一些事物及情感的怀疑与质疑,这些天地人的冥思,虽然变形却不变质,虽然变异却并不怪异,虽然抽象却并不扭曲,有寻根究底的精神脉络!



虔诚的扣问很多人很难读懂,很多人也会引起情感与思想的共鸣。

蒙山高沂水长,作为沂蒙精神的发源地,蒙山沂水这一方地灵人杰的水土,多圣贤多志士、多奇才多怪杰、多忠臣多孝子,诞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奇迹与传奇,同样养育了侯玉华的追求与志向、思想和才情!




艺术精神的追求是建立在生存环境社会环境地域文化环境之上的!作为革命老区,一方红色热土,蒙山沂水具有独特的文化气息商业气息和革命气息!沂蒙人民战争年代冲锋在前,和平时期拼搏进取,具有不怕牺牲敢为人先甘于奉献的家国情怀,但是作为商业重地---全国著名的小商品城,五湖四海风土人情矛盾的碰撞与交织、商业利益的相互倾轧和冲突,让侯玉华先生看到见利忘义和拜金主义等各种人生价值观的扭曲与变形。因此有的作品像多棱镜,折射出人性的善恶美丑;有的如匕首,勇敢的刺向邪恶的深处;有的如火炬,照亮灵魂的黑暗!他从不刻意的去粉饰太平美化生活,而是以比喻暗喻或隐喻的艺术手法,揭示暗示和昭示一些人生哲学命题或社会价值课题,表现了水流千遭归大海的心路历程,进行灵与肉的砥砺、净化和升华。仔细看去,仿若一部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取得真经的西游记,也许你会找到唐僧的影子、猪八戒的影子、牛魔王的影子、哪吒的影子和托塔天王的影子,更会看到孙悟空七十二变上天入地的通天本领,一根金箍棒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豪横气概,也会看到但丁的《神曲》里的影子,《圣经》里的影子,最终也许观众也会找到自己的影子!从小我走向大我,从自我走向超我,或者说从兽性到人性、从人性到神性。




做人特立独行,为艺标新立异!不迷于情,不惑于道,不丧于志,侯玉华堪称艺术的志士、战士和斗士,也是艺术的怪杰!奇人也好,怪杰也罢,他情愿做艺术的另类和传统的叛逆。敢为天下先,敢为艺术先,他的作品竭力表现更多“时代的东西世界的东西以及未知的东西”,体现着正直正义和正气的主题和灵魂不断升华的命题,即便迷失也是一种清醒,偏执也是一种正道!一点一滴,表现着对大善大美的极度热爱和关注。



开辟一个流派就是开辟一个时代。艺术家的高度认知总是追求极限完美, 他追求艺术之魂、文化之魂和宗教之魂,追求世界艺术的大同共性或个性之美,其艺术追求本质上具有道德的规范性。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因为所有的思考都在上帝的掌握之内,都跑不出他的手掌,但侯玉华先生情愿做让上帝发笑的人,而且笑的越疯越好、越狂越好,借此好与上帝对话,甚至可以提出对上帝的宣言与挑战!其背后有着异常深刻的冷峻,有对自我的深度解剖,因此有些人给他冠之以东方毕加索的雅号。

他在《文以兴国,艺以载道---一个草根艺术家的心声》文章中写到:“立志不与流俗转,痴心从艺振家邦”,一个国家只有文化艺术上的创新发展,才能有民族文化的繁荣昌盛。文化艺术是形而上的,是一个时代文明的先知先觉,更是社会人类文化思想的领航者。他呼吁:在这个低俗文化群魔乱舞的时代,真正的艺术就要站起来呐喊!起来!起来!来唤醒更多的智者去变革,提升中华民族的人文气象和时代发展的精神风貌。艺术的真谛是“得意忘形”而进入到哲学思想的高度上。面对《扭曲的灵魂》:人非人,物非物,在物欲横流中,只有得道之人才能眼明心亮,才能达到人类“永生”的价值的彼岸。

  他的作品《飞向未来》所表达的主题:生与死的选择只是一念之差,向上追求的蓝天白云,是永恒的光明。向下便是物质的黑暗与死亡。向着光明出发,选择光明向上的信仰,才使你的灵命得以升华。

著名评论家刘继庄说:他一生孜孜不倦地解读博大精深的汉文化,返朴归真,返还一颗赤子之心,以期达于天人合一的艺术境界。他常说:“真正的艺术作品无不是生命本身的延长,无不是一个艺术家内心世界对客观世界生命方向的底拷问”。他的艺术创造以启蒙为宗旨,以劝悔为己任,以重构为目标,勇敢的站在学术本位和艺术前沿。他不仅消化吸收了西方艺术大师的形式因素,同时溶铸了中国文本的书法、石刻、年画、壁画、泥塑、剪纸、古文字为一炉,并以现代美学的构成分割,抽象,变形,弱化和聚焦等手法,多角度全方位打造之。他的笔墨世界包容了天地万物,吞吐宇宙洪荒。在他的画中,那里有伊甸园的憧憬,有女娲的舞蹈,又有老子出关论道:有庄周化蝶的无待逍遥,有佛家的静寂与空明,也有孔夫子的弦歌,屈子的行吟。那些扑朔迷离奇奇怪怪的用笔,打造了他的个性语言。

 著名美术评论家潘文杰在《解读侯玉华先生以“心悟”为特征的现代抽象水墨艺术》写到:事实上,侯先生的现代抽象水墨画作品与他的传统水墨花鸟画、现代抽象水墨画、传统书法一起,共同构成了他的以心灵感悟和意象审美为艺术特征的水墨画体系。因而,他的书画作品从艺术表现形式上来看,更多的是精神探索性的.是对人文精神与目然原生态和对人生坎坷的阅历、社会历史沧桑的艺术理性的综合再现。在他的作品中,精神的和历史文化层面的东西已经远远地超出了纯艺术的范畴.而在人们的心理深层无不深深地刻下充满了人生哲理的意象审美烙印。

著名书画评论家林智贤写到:他为中国画的国际艺术品质作出了文化工程式的庞大规划,再经由卓越的实践,结构出“现代表现主义”的博大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他把中国画法与西式构图进行了巧妙的融会贯通!其画法有海派画法的流丽悦目,又有着童心未泯的自由精神,看起来很有视觉陶冶效果,对当代审美精神把握得非常准确!引入了毕加索的立体主义结构形式,把中国画的“线”与油画的“面”进行了有机融合。让块面设定空间的神奇妙变,让线作结构的飞动,立骨传神!把中国画法与立体主作形式融合在一起,让中国画借助国际艺术语言的表达,拥有了现代表现主义的极致魅力!从这个角度来讲,侯玉华是一位了不起的艺术家,他的画不但可以惊艳当下,还会深刻长远地影响中国画与世界文化的终极接轨!世界文化的融合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也是文化哲学的思想性重构,他把技术问题解决得相当到位,然后让世界文化哲学的重构就有了水到渠成的自如!让中国书画接轨国际艺术,然后深刻地影响国际艺术的走向,展示东方审美的新视觉新高度新力量!在这条艺术实践的道路上,他的方向准确,功成卓越,已然成为世界文化融合的卓越行者!

他在《我的话》中写到:现代综合绘画艺术的诞生,同样是更多的汲取了传统文化以及世界文化艺术母体中的乳汁精华,有选择的继承和扬弃,才能创造出一个崭新的艺术大气象,更要有着一套完整的思想理论和其形式秩序。这更需要各方位方家的批评与指导,使现代艺术走向成熟与完美,融入世界艺术历史的长河里而越走越远。

 用较为成熟的技法表现大时代命题和哲学之问,以大破大立创造和追求大善大美,以至情至真和至性创造至善和至美。由此可见他在不断追求艺术的极致与极限,同时渴望创造这种极致与极限,甚至可以说是追求用极致之美和极限语言,把人的艺术升华为神的艺术,把人的杰作升华为神的杰作,甚至人神共创的天作之合。

不管是艺术形式之问,还是哲学灵魂之问,这种深度价值和意义在于开创了一种“伟大”的尝试和探索,一种普世终极文化价值的追求,通过这些作品表现出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想:这也是沂蒙精神和中国现代艺术精神、东西方文化融合在一起的一种高度的试验和体现吧!

“艺以载道”,艺术之路向来路漫漫其修远兮,创新之道尤其如此。作为来自沂蒙山的草根艺术家,胸怀世界艺术大同的梦想,不断尝试、突破和创新,勇于论道、敢于问道,甘于悟道,勇于走向国际文化艺术舞台的前沿,做艺术大道的探索者甚至殉道者,其艺术成绩昭然若现任人评说,其精神可嘉可与君共勉。

让我们为这场创新与探索的艺术盛宴,支持和叫好!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 大名:
  • 内容: